新的管理命题‐一家曾经“裸泳”的妇幼保健院的优质发展之路

“很多员工不理解,医院明明有钱,为何科室想换修个门,院领导都要思前想后?”

这事儿在湖北省妇幼保健院很常见,院长在想:钱怎么花,花在哪?

不同于大多数综合医院,中国的妇幼保健院属于典型的“先天禀赋不足,后天营养失调”。长期以来,保健是妇幼保健院最初的社会职能定位,在市场激烈竞争下,临床才逐渐发展成为刚需。

从“裸泳”到“自力更生”,妇幼保健院每一步走来,都实属不易。“一个门、一堵墙、一个设备、一位人才,都不能浪费。”作为湖北省妇幼保健院(以下简称省妇幼)副院长的杨星海在带领医院进行学科建设、人才培养之余,做到了“四个一”。

“之前医院做大,我们叫拼房子、拼设备、拼规模;现在很少这样讲,更多是讲医院的内涵建设,拼科教、拼人才、拼技术、拼服务,拼团队、拼管理、拼CMI值、解决疑难杂症的能力和水平。”杨星海说。

和主流医院发展路径一样,省妇幼也在“做大”。但不同的是,在无银行贷款及欠债情况下,省妇幼花自己的钱建分院、培养人才、壮大学科,这背后是一条妇幼保健院通往高质量发展的特色之路。

先天不足

“虽然我们医院在妇幼保健系统排名比较靠前,规模较大,但跟综合性医院相比,还是有很大差距。”杨星海坦言。

数据显示,2020年,湖北省107家地市县妇幼保健院门诊总人次为14653879次,占全省门诊总人次比例偏低,全省107家地市县妇幼保健机构的出院人次,远不如一家大的综合医院,更不用与医疗集团相比。

省妇幼1977年创建,2009年以省属的非营利性公立医疗保健机构的身份登记入册。这段时期,杨星海称之为妇幼保健院的“裸泳”期。

杨星海解释道,之所以妇幼保健院发展“先天禀赋不足”,因为创建的时候,定位就不是做临床,而是只需要搞好基本的公共卫生和保健工作,完成政府公共卫生任务即可。

在医疗体制改革前,政府全额拨款;改革后,市场放开,不给那么多钱,妇幼保健院只能自己生存,起步比综合医院晚。

这也凸显出,妇幼保健机构在一开始的建设中,大多存在规划落后,起点低、投资不足、规模小、临床服务能力低等问题。

虽然这几年政府在公共卫生投入增加,但“积弱已久”的妇幼保健院想要在这一浪潮中“站住脚”,只能靠自己。

自力更生

接连几个会后,终于在一个临时办公室见到院长杨星海。

虽是临时办公室,但也是杨星海长待的地方,因为就在门诊楼里。

办公桌上,除了普通办公用品,几本正翻看的书叠压在一起,方便随时拿起来接着看,《小儿外科手术学》、《中国儿科领导力提升计划》……

杨星海不仅是副院长,还是小儿外科的学科带头人。日常,不仅要做医院管理工作,学科建设、人才培养、绩效改革等工作都要一一推进落实,还坚持临床一线工作,带领一个大的医疗组。

(图|手术中的杨星海)

从业三十余年,杨星海完成新生儿外科疑难手术上千台,带领团队总结分析解决疑难杂症并发症问题不计其数。此外,还经常到省内外会诊、手术、讲座。

也就在这三十年里,杨星海见证了省妇幼从“艰难时刻”到迎来新时代。一路走来,除了国家的帮扶,更多的是省妇幼的“自力更生”。

十几年间,省妇幼外科发展迅速,由22张病床、18名医务人员,发展到160张床的外科病区并建全亚专科,目前近200名医务人员。

原来,外科只能做一些简单的包皮、疝气手术,到现在可以完成所有的小儿外科手术、很多高难度四级手术,并成立首个小儿外科重症监护室。

像杨星海一样的学科带头人,在省妇幼还有很多,队伍也在不断壮大。

医院的飞速发展,离不开这些人的奉献。

十年来,省妇幼不断改革创新,强化医院管理,加强学科建设,不断探索纠风治贿长效机制,聘用各专科领域专家,引入先进机器设备,坚持合理诊断、合理检查、合理用药、合理治疗的方法,医院开始走上了高速发展的道路。

据杨星海介绍,目前省妇幼有五个院区,街道口是本部,光谷院区今年7月已投入使用,洪山院区或将于明年正式投入使用,主要吸纳了来自中部地区的患者。

省妇幼在“虹吸”,但也在走着属于自己的特色之路。

精细化管理

医院该不该做大?仍需进一步探究,但是在公立医院高质量发展的背景下,医院的内涵建设、精细化管理才是一张可持续的王牌。

如果将“做大”看成“1”,“精细化运营管理”看作是“2”。那么现实是,大多数妇幼保健院还未实现“1”的跨越。

之所以如此,杨星海表示,“基层留不住人,学科建设不足,医疗服务无法满足需求,导致患者流失,医院很难创收,最终陷入恶性循环。”

一位县域妇幼保健院工作人员也告诉健康界,“我们上个月的工资还没发,患者不需要挂号,也就没有相应的挂号费,排队人也不多,疑难杂症就到大城市看。”

基层留不住人,在于其服务能力弱,而服务能力的提升离不开学科建设。

在妇幼领域的学科建设上,杨星海有一套自己的见解。他认为,学科建设需要有好的设备、顶尖人才、技术,这样服务能力才能跟得上,才会有好的学科发展。

目前,省妇幼已有重点专科17个。“之前医院扶持儿科、急诊及产科,到后来都想扶持,最后索性都不扶持了,学科要自力更生。”杨星海说到。

杨星海拿外科举例说,“先把外科发展框架搭建起来,之后慢慢填充。”在他看来,学科发展好了,患者也就来了,医院就可以做大做强。

但做大后,浪费也明显。“水、电、纸、设备、维修等资源精细化管理好,一年可节约很多万。”杨星海说。

而这也正是杨星海推崇一个门、一堵墙、一个设备、一位人才,都不能浪费的原因。

“医院收入多,但盈利能力不足。通过精细化管理,10亿里面如有2-3 个亿都是医院赚的钱,利润提升了,可以将这个费用反哺到医院人才、科研、临床上。”

杨星海表示,人才队伍的建设,会影响一个医院的可持续发展,这就需要在人才建设、设备、以及医务人员的薪酬待遇上做文章。

杨星海深刻感受到:一个好的人才可以把整个科室搞活、带好。因此,他会亲自参加选拔录用优秀人才。

据杨星海介绍,“省妇幼人才培养,一方面是到外面引进人才,另一方面自己培养。当然,这两个均有利弊。外面挖来的人才容易水土不服;而自己培养的人才,花费时间长,培养出来后也有流失现象。”

尽管人才会流失,但杨星海还是凭借着自己在国外积累的经验和人脉,亲自联系,选派10多位医生到国内外著名医院进修深造,成熟一个就放手让其带组。在其带领下,逐渐组建小儿普外、小儿泌尿外科、小儿骨科、新生儿外科、小儿心胸外科、乳腺外科,细化专科,让患者得到更精准优质的诊疗服务。

除了搞学科建设、操持医院管理上的事务外,杨星海每天还会坚持带领医疗组(包括学生)进行病例讨论。“13人的医疗组,我每天提前上班去查完房,再去办公,医疗组随时把病人的检查情况发给我,尤其复杂病例,反复讨论,然后决策怎么治疗。”杨星海说。

今年以来,国家卫健委陆续出台多个公立医院高质量发展的重要文件,值得一提的是,针对县市级和省级妇幼保健院的高质量发展,在社会职能角色上有区分。

杨星海表示,“不需要县级妇幼保健院达到省级保健水平,但需要省级医院担起责任,提升科教水平、解决疑难重症病人的能力及精细化管理,实现三个转变,做到小病在基层,大病在省级或区域医疗中心,通过部分转诊,实现分级诊疗。”

同样,高质量发展也离不开医院智慧化的建设。受疫情影响,互联网医院、智慧化药房也成为省妇幼的特色之一。

一直以来,儿童用药安全问题备受关注。杨星海表示,省妇幼建设的智慧化药房,智能审方,当疾病与医生开的药适应症不匹配时,系统会自动提醒医生。此外,智能抓药、分发、贴标签、结合分包机,对药品剂量进行计算分配,改革了处方审核流程,提升了用药安全率。

一系列改革后,省妇幼最近又开始在讨论新版的绩效分配方案。

事实上,高质量发展之路没有终点。杨星海认为,医院精细化管理,就是要把钱花在刀刃上,增强自身造血能力,这样的发展才会是可持续的。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

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。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